以铜为镜

三次为重,坑了,取关随意。

他俩这不是真爱是什么!!!这对话衔接的完美啊啊啊啊啊!!!我觉得我又可以嗑爆了!!!土拨鼠尖叫。

我又活了。快新,我可以的!

【羡薛羡】佬收徒么,我超乖 (叁)

预警:1.无差双鬼道x楚留香,说是无差,其实存在一点羡薛私心来着……只要不开车你们就当前是无差看看吧

     2.此梗来自前列表和他对象真实经历(真的超甜),略(da)改

     3.因为挺久没玩以及我生活玩家所以会存在一些bug

   4.太久没有写文了,还在复健……所以……没啥质量可言……

你更我也更,鸽子快接梗 @小熊软糖叶溪归

薛洋暗戳戳扎了这片叶不沾身的师父几天小人也就把他给丢到脑后去了。成呗,不是有句话,咋说来着……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也没指望这师父还真能带自己混的风生水起咋咋咋的。

于是魏无羡接下来几天都没再见着他这便宜徒弟上线。也没多在意,毕竟嘛现实还是各有事的。

倒不是薛洋现实忙怎的,他一个大三的学生放了暑假还能忙啥。他这消失的几天是在练号。

在新区开的时候,可不只开了一个号。

小号武当是用来浪的,虽然也没他那便宜师父浪。大号嘛,当然是干些正事的。杀人越货接红榜,简直不要太有趣了。

薛洋的乐趣在曾经的老服就已经体现出来了。清明节那天,只要路过云梦来泡澡的人就能看到一列整整齐齐的红榜遗迹,安排的明明白白。这事后来掀起点小风浪,可随着薛洋a游后也就慢慢淡了下去。

如今新区再开,他也就重新投入了旧事业。

薛洋小号比起大号的暗香可谓是一穷二白小可怜,魏无羡和他各玩各的后他的精力就全投在了大号上。前途可观啊。

某天薛洋还接着红榜呢,就见着世界频道一条有点眼熟的ID在喊话招募组队。点开瞧瞧,薛洋乐了,这不是他那便宜师父么。顺手就发了组队申请过去。

组队里还有个云梦妹子,名字取的好听【明月清风】。薛洋不屑,这陈情才几天啊又祸害上了个妹子。心底已经给陈情戳了个“渣男”盖章。

【降灾】:师父,你还记得我不?

【陈情】:啊?

【陈情】:你……

【降灾】:穿鹤舞那个。

【陈情】:?!!

隔着屏幕薛洋好像真的看到屏幕上那个华山惊讶的表情,乐得在床上打滚。没想到吧!

这乌龙过后,薛洋也就和魏无羡扩了列。因着表现良好,又组了几次队后,魏无羡发现这便宜徒弟技术和自个儿不相上下,同小师叔商量一番后,就和薛洋绑了奶,日常3/5,刷副本的效率简直不要太高了。

因着扩了列,除了最初的问早晚安,俩人慢慢熟络起来,聊天也从游戏慢慢转移到了些日常小事再到后来聊出火花和巨轮,升级到了人生理想之类。

晓星尘总觉得魏师侄和他徒弟关系不一般,3/5的时候莫名就觉得自己很像某种发光发亮大圆脑袋的东西。可晓星尘这人单纯的很,想了半天就是没想到有哪里不对。

薛洋在魏无羡和晓星尘面前一直是乖巧小暗香的形象,直到某天,晓星尘在野外做任务,正轻功飞过,就见着下边那个眼熟的ID本来好好的站在一边上,在一队江湖行商的人马经过时,突然开红扫倒一片,硬生生劫了镖。

晓星尘的性子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任务也不做了,下来就要和薛洋谈人生。怎奈薛洋遛的也快,没逮着。

这事还不止一次俩次,在晓星尘第三次终于遇着薛洋时,及时出手同那帮人马将薛洋按地上摩擦了。

兴趣正高涨时突然被人打断,而且这个人总当电灯泡。换了谁都不乐意。

【降灾】:明月清风,来不归谷,敢不敢?

魏无羡赶到的时候,晓星尘因着是个云梦号虽然没死太多次但情况也不太乐观。

魏无羡小窗同薛洋说他个暗香不能欺负人家云梦,薛洋还在气头呢,一见着魏无羡居然还帮着云梦说话,登时火上浇油,给气笑了。

【降灾】:你看不下去,舍不得妹子挨揍。成啊,那你来和我打。



tbc

置顶

__‖谢韫‖沈殁姩。

三次为重,取关随意。

有事可私信联系,看到会回复。

【岁寒】无料本二宣

非洲人来拉低中奖概率


公子抚琴瑟:

静候。




江阮:



   夔州坠地,夷陵斗鬼,兰陵谈笑招红袖,义城偷甜贪春芽。长江上下,秦岭南北,你的足迹,勾罢半阙山河;




小指错殒,虎符半碎,酿花千斗葬云烟,浮生大梦终黄粱。地上地下,棺内棺外,你的一生,又岂止是岁寒。




意难平,意难平!本该踏阳恣年少,本该眷侣赴天涯!却落得个荒唐骂名戴千载,几章草木了情仇。




不甘心,不甘心!小寒之日,我们为你虔然拜聚;砂红墨青之间,我们用自己的方式为你填补那些一笔带过和悬然未解。




我们有传奇,客不必备马;




我们有故事,客不必举樽。




百页斑斓,一册执念,只等屏幕那边的你指尖一触,就能遥越前世横亘的山海,替我们去传一个迟来的结局。




或许待客轻动书页之时,再一抬头便能看见一片桃红柳绿,彼间蜂抱蝶舞,雏燕双嬉。




那虎牙少年就在一片明艳中坐着,勾唇轻笑替你润了茶碗,将他的悲欢缓缓道来…




——




      




新春佳节,恭祝各位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新年大吉。




先行透露无料本封面,如下图。





封面画手:种皮 @种皮




美工:醉叶子




开放私存,只限于坐壁纸。




全文长度:16w+,A5胶装,无料本最后有彩蛋




参与无料本及cp向整理




恶友




江阮[恶友]




许涣.[恶友] @许涣.




霜叶庭[恶友] @霜叶庭




圆渣[恶友] @圆渣带头拖稿vvv




宋薛/晓薛




迁离是殿下!不接受反驳[宋薛/晓薛] @帝迁离/一个数学不好的殿下




Ashley-沅[晓薛/宋薛] @孟叙沅




晓薛




不甜糖不糖[晓薛] @不甜糖不糖




无欲无求许子祭[晓薛] @无欲无求许子祭🍉




浮生若梦[晓薛] @浮生若梦




唐末矣[晓薛] @唐末矣




公子抚琴瑟[晓薛] @公子抚琴瑟




全微[晓薛] @全vei三鸽咕咕咕




妤温呀语文[晓薛] @妤温呀语文




提灯江北[晓薛] @提灯江北




冷风中碰杯[晓薛] @冷风中碰杯




柳辞[晓薛] @柳辞




小疼今天不吃药[晓薛] @小疼




忘羡[晓薛] @忘羡




大刨冰小茹子[晓薛] @大刨冰小茹子




薛成美[晓薛] @薛成美




扶风塘[晓薛] @扶风塘




宋薛




心动文手叶溪归[宋薛] @心动文手叶溪归




方蔺[宋薛]  @狗青的傻蔺.




扉差君[宋薛] @扉差君~




泽淖依[宋薛] @泽淖依




张仙人[宋薛] @罪恶的仙人




双鬼道




方蔺[双鬼道]  @狗青的傻蔺.




是歪歪哟[双鬼道] @是歪歪呀




落林之秋[双鬼道] @垩罅




降薛




无妄罪劫[降薛]  @无妄罪劫




霜薛




Okita Sougo[霜薛]@ @Okita Sougo




画手:




宸瑟南阁 @宸瑟南阁




听菜名的藤花 @藤花璃all子曰圈养老




小脑袋撞大树 @小脑袋撞大树




司洋 @司洋嗷




锁灵囊 @寻一只锁灵囊




解离性厌生 @解离性厌生




电阻先生 @电阻先生☆




C呲呲C @C呲呲C




白糖加刀不加糖 @日天日地我雷总




——




宣传海报:白糖 @日天日地我雷总





转发此条可以获得一个抽奖机会,抽奖在抽奖群




抽奖群:欢迎加入无料本抽奖,群聊号码:696564022




岁寒大群:欢迎加入岁寒意难平,群聊号码:865040665




欢迎各位前来




——




总策划:江阮




副策划:白糖  @日天日地我雷总




副策划:孟叙沅 @孟叙沅




副策划:方蔺  @狗青的傻蔺.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感谢大家的大力支持!!!


【双鬼道】佬收徒么,我超乖 (一)

预警:1.无差双鬼道x楚留香,说是无差,其实存在一点羡薛私心来着……只要不开车你们就当前是无差看看吧

     2.此梗来自前列表和他对象真实经历(真的超甜),略(da)改

     3.因为挺久没玩以及我生活玩家所以会存在一些bug

     4.因为本章曦瑶较少就不打tag了,番外会开副本曦瑶

第一次开联文。说开就开,咕归接文→ @心动文手叶溪归

(1)

无论是谁大清早的就被十几通电话折腾醒都是很不爽的,尤其还是前一天晚上失眠才合眼了不到四个小时压根就没睡饱还有起床气的薛洋。

乱的跟鬼子扫荡过一样的床上,一只手不情不愿的冒出来在床上胡乱的摸了几把没有摸到手机,床上的人索性将脑袋埋的更深,可惜闹心的来电一直不消停。饶是还睡意朦胧不想理会的薛洋也不得不爬起来。“艹!就爱折腾人活该长不高”还窝在被子里的薛洋略烦躁,抓了把乱发偏过身子从地上把手机捞回来,肩膀才刚一露出被窝就被冷意激的整个人都打了个哆嗦,因着室内没有开空调的缘故连手机都是凉冰冰的冰得薛洋差点把手机给丢出去“妈的冻死人。”薛洋的手机联系人就没几个,除了金光瑶和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空号的号码,平时不会有什么人给他打电话。

“成美,早上好啊。”另一头的金光瑶不知道薛洋已经咒了自己几百遍都有,只是无端的打了个喷嚏可能是着了凉吧也不甚在意。“小矮子你最好别告诉我大早上打了十几通电话跟催命一样只是为了说早上好。”薛洋忍着暴跳的青筋磨了磨牙,只要金光瑶说一个是“是”那他现在就算是冒着会被冻死的风险也要从被窝里爬起来顺着网线过去掐死金光瑶。

那头的金光瑶突然没声了,薛洋瞅瞅手机的通话页面,没挂啊不是,这小矮子该不会大早上的叫他就是为了说早上好?!

那头的金光瑶跟掐点掐线一样在薛洋爆发的前一秒开口:“成美你,莫不是忘了……楚留香新区开服的时间?”薛洋这个时候压根没有抓到重点,一边翻着被子找昨晚不知道被他踢哪去的衣服裤子一边心不在焉:“别叫我成美这个娘唧唧的名字……楚留香新区开服的时间我当然记得!就在……就在”这回轮到薛洋的声音小了下去“卧槽今天!”得了,这敢情是才想起来啊。金光瑶揉揉眉心,果然就知道他会忘。

(2)

“呵欠……无聊啊……无聊啊……”薛洋第n遍充当复读机以金光瑶往他嘴里塞了一整个苹果结束,对,没削皮的整个。“卧槽小矮子你谋杀啊!”薛洋抠了半天才将苹果整个搞了出来,上下闭合了几下觉得两边腮帮子不适的很,差点没被这苹果怼得窒息。金光瑶笑眯眯的看着薛洋在他面前表演如何把没削皮塞进去一半的苹果从嘴里怼出来,适时的补了一句:“放心虎毒不食子。”薛洋翻了个白眼,这话怎么听怎么哪里不对。“你别老在你那老区里宅着,守家呢?你再守也守不到那个什么‘裂冰’的,指不定人家早跑别的服玩去了就你还守……”金光瑶听到后面就不做声了,薛洋察觉自己好像因为新区开服太兴奋了结果现在把话篓子捅破了只得讪讪闭嘴。

(3)

时间踩的刚刚好,虽说是新开的区吧,但是这人也挺可观的。薛洋一向都是不耐前头的剧情op能跳则跳,这次自然也是不例外。他来玩游戏可不是看风景看那些婆婆妈妈的故事,游戏嘛,当然是用来杀人虐菜的,尤其还是这种新开的区,大多的都还是新人,此时不虐,更待何时。

楚留香的新手保护让他不能得逞,薛洋即便再怎么不愿也只能乖乖跟着人潮去做那些多的要死还扯叭扯叭一堆的任务。

好不容易磨过了那些扯皮剧情,第一个十二连环坞的副本就开了,因为金光瑶还在磨磨蹭蹭做着任务眼下也不可能那么快就好了,薛洋就随便组了个在世界频道喊话的组队。带头的是个华山,id叫“陈倩”。

对于组到的队友id叫啥薛洋是不关心的,过了这个副本就散了,顶多觉得这名儿念着还挺好听。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薛洋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待到经验上限满了后,他就不去管那些得经验的任务了,管你操作多牛的一批,没个好点的装备去砍人看他慢慢掉血的难受。

(4)

薛洋现在很郁闷,非常郁闷。新区才开服了几天,金光瑶这小矮子就和不知道哪个坟头冒出来的武当小野草勾搭上了,他某次进了那组就见另一个沧海萝莉。哟,这名儿和这萝莉的小身板当真是不搭,薛洋估计着是个有着萝莉心的御姐,至于那个头顶朔月id的武当小野草…看看啥情况再说,小矮子除了刚开始和他组了几次队后,他每次邀请人都显示对方在队伍中,自己申请入队还被告知人满了mmp哟……直到他几次都发现金光瑶这居然和一个叫朔月的武当组队的次数居然有点多,回回都让他逮着,那个沧海萝莉是后加的几次看到的,相比起在薛洋面前刷足了max的朔月,这萝莉还是没啥存在感的。云深不知处的武当,金麟台的恨生,清河的沧海萝莉,这仨居然结义了!结!义!了!

薛洋特想掐着金光瑶的肩给他死命的晃,亲人啊你忘了咱们通宵旷课打游戏翻墙的革命了吗?!你现在居然要为了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野草抛弃你崽儿我了吗!说好的兰陵双暗呢!

不管薛洋内心戏有多足,这金光瑶和那云深不知处的朔月还是勾搭着,别问他为什么自动忽略那萝莉,没见着金光瑶和朔月腻歪的时间更多么。而且他看着金麟台的帮派频道里时不时就有“我帮帮主恨生被清河帮主霸下于野外击杀”,就冲着这击杀次数,薛洋是不信他俩能腻歪到一块的。本来金光瑶被杀,薛洋还跃跃欲试想起和人挑战一番杀回来,但每次都被金光瑶给拦了。

(5)

薛洋不干了,他干脆脱离了金麟台觉得还是自己玩着好好,没个帮派在后头虽说的确少了很多资源吧,但是这么单着玩还能时不时哦错了,是天天按着那群不知天高地厚在世界频道瞎逼逼的人在地上摩擦,别想多了后面没有加某哲学符号。监狱都不知道进了几次有,薛洋出来还是继续开红把人按地上摩擦摩擦……

某天,刚摩擦完人的薛洋心情挺好,福至心灵干脆开了个武当小号瞅瞅能不能抱个大腿,论剑时薛洋匹配到一个很眼熟的id:陈情

结束后看着系统显示的失败,屏幕前的薛洋吹个口哨,哟呵一声,真是缘分啊。

前些天他在路上蹦跶着愉快开红杀人,遇到个技术还算不错的华山,但到底还是暗香更胜一筹,不出意料的把那华山按地上也一顿摩擦了,摩擦完薛洋想起来还和人家组过队来着。没想到开个小号论剑都能匹配到 诶呦,缘分呐……

薛洋觉得这个华山很有未来,结束了直接搜人id,敲小窗直奔主题。

撒你尸毒粉:佬,收徒么?我超乖


tbc

猜猜那个沧海萝莉是谁啊……/逐渐姨母笑
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大家都知道的吧嘿嘿嘿

miu参加,但是很期待哟~

江阮:

【all薛·春节24h】
       草木凝霜,是故人在此长眠。

  昔年义庄,叹少年八载妄念。

  夷陵灾降,可探得半丝残魄?

  双鬼殊途,犹记当年风流现?

  世事烟岚,为一人穷途末路。

  前生痴缠,又可知尺素微寒。

  瑶池笑谈,是旧友肆意调侃。

  同入炼狱,叹暖酒终凉半盏。

  雾散枯骨小城中,忽见芳尘落蜀东。

  故人埋骨醉荒冢,再无明月送清风。

  ——
       新年伊始,贺新年,庆佳节。
       共邀诸位画/写前来参与,恭祝各位新年快乐。
        以下附上参与活动名单
        ——
        方蔺 @【方蔺.】
        胡来的左手 @胡来的左手
        不甜糖不甜 @不甜糖不糖
        多了个玉 @多了个玉
        道玄可境 @道玄可境【唠嗑小达人】
        电阻先生 @电阻先生☆
        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
        换你星河 @换你星河
        黑羽 @黑羽
        金汤肥牛面 @金汤肥牛面
        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柳师傅烫头 @柳师傅烫头
        终归是客 @终归是客。
        清秋挽歌 @清秋挽歌
        沙雕网友沈某虞 @沙雕网友沈某虞。
        世纪末彼岸花从中死之结界 @世纪末彼岸花丛中的死之结界
        苏南 @苏南
        四月 @四月
        提灯江北 @提灯江北
        晓成美 @晓成美(薛糖
        性感叶溪归在线咕咕咕 @心动文手叶溪归
        泽淖依 @泽淖依
        ——
        手写:迟光
        十分感谢迟光太太的手写!!!
        ——
        本次活动将收录一篇进入【岁寒·意难平】无料本中,还请大家翘首以待。
        活动交流群:905325389

#惊!所有无料人员在本该收到无料的日子里却得到一套五三,这究竟是何人所为五,是快递的沦丧还是本质的改变,跟着我走进真相……#
看看,你们都看看,这颗皮蛋要搞事
  @江阮

妙哉啊……终于出来了!

不甜糖不糖:

啊啊啊啊我心心念念的无料本终于要出了😭😭这是什么大好机会呀大家快来呀😉

江阮:

【岁寒·意难平】
无料本收录人员正式确定下来啦!
收录人员和拥有无料本人员也正式确认下来啦!
这里有个送无料的小活动√
转发抽奖,奖品是一本无料and随即太太亲笔签名【可人工许愿】
转发后加入群聊领号码牌
群号码:欢迎加入无料本抽奖,群聊号码:696564022
——
参加无料本的太太共有 39人,初摸估计是很厚一本😘
当然啦,邮费自付,外国邮费也是自付哒😚
占tag抱歉!!!
最后祝愿大家有个美好的一年!
x以下附上参与无料太太名单
——
江阮
白糖加刀不加糖
Ashley-沅
不甜糖不糖
甘甜如饴
Okita Sougo
浮生若梦
唐末矣
公子抚琴瑟
C呲呲C
迁离是殿下!不接受反驳
全微
方蔺(两篇文)
霜叶庭
泽淖依
电阻先生期末备考中☆
提灯江北
冷风中碰杯
柳辞
小疼今天不吃药
忘羡
一世安舟
大刨冰小茹子
薛成美
圆渣
是歪歪哟
锁灵囊
解离性厌生
无欲无求许子祭
落林之秋
扶风塘
小脑袋撞大树
心动文手叶溪归
司洋
扉差君
听菜名的藤花
妤温呀语文
无妄罪劫
张仙人

活动文01:00【晓薛】未完不续

莫得逻辑和时间线

全文6500+,意识流产物,因为更改增加了一些内容所以重发了

#瑶妹打酱油系列#

#疯狂砍大纲缩剧情系列#








嘲笑谁,恃美扬威

“成……成了!”已步迟暮的老人激动得双手都哆嗦起来。木制面容俊俏稍显稚气却因做工分外精巧且上了色带了些灵气,唇角轻咧露出一点虎牙,带着点邪气的浅笑栩栩如生。
这是他耗尽半生完成的得意之作啊。老人目光落在一处瑕疵,轻轻拨了拨那缺了一截小指的右手。颇为遗憾,这是美中不足之处,而缺失原因……时间久了,关于这个人偶的最初和自己前半生的记忆现在回顾只能模模糊糊记得什么却说不出个具体,大概是他刻的时候失误或是不慎被鼠啃了去,无论哪种,真是糟蹋了啊……
老人用最温柔的方式抱着木偶,正想要再做个配得上这尊珍宝的匣子,外院的大门扣响,老人将木偶在制台上放好,才起身去接待来人。
“阁下便是傀儡翁了。”屋外不知何时已黑了天色,外院没有灯火,倒是来人掌着一盏暖笼,模模糊糊映照间看到来人额前一点朱砂。“看来便是了。早些年同阁下讨做了个傀儡,料想该是做成了,今日便来自取。”来人越过小小的一方外院,已到了傀儡翁面前。
暖意在身前炸开,也炸开了傀儡翁的记忆,这一身的金星雪浪袍……

没了心如何相配

凛冬时节,好不容易等到了花灯节却因为路上的磕磕绊绊没有寻到一个好地方,他只是一个寻常人家就指望卖点糖糍粑赚点小钱好养家糊口,但是他家的糖糍粑总卖不出去多少,好不容易盼到了花灯节,想着可能有谁会喜欢这种甜的,却因为贪睡过头没抢到位置不得不摆在了这没几个人的地方。
以为遇到了个阔绰的,却没想到这人吃够了抹了抹嘴就把碗一丢然后大跨步离开。“哎!你这人吃东西怎么不给钱啊!”小贩这下急了,追了上去。那人转头,一张年轻俊俏的脸,薄唇略略勾起点笑却吐露恶语:“钱?你薛爷爷吃东西还要给钱?”几步走到摊前就把摊子给掀了。
小贩怔住了,明白过来是个找茬的,当即撸着袖子一脸怒意:“你这人还想白吃东西不给钱,今天就要教训……”一把铮亮冰冷的剑已无声的贴上了小贩的脖子,剑主也就是这个找茬的人依然一脸笑意,只是这笑意很是生冷:“嗯?你说什么?教训谁?”小贩犯怵了,此处偏僻,他被这个不讲理的人威胁也没个人经过。哆嗦着身子咽了口唾沫,摆手:“爷您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小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这人才收回了手。
小贩在心中为自己喊冤时,一个一身金袍的人走来,拽着刚才已经离开了的少年停在他摊前,白净脸上满是歉意:“是我没管教好,这是他吃圆子和掀摊的钱,还请您收好。”将几掂银子搁在木桌上,金袍人扯着少年又离开了。

“你怎么又闯祸了,我不是说了别给我惹麻烦么。”金光瑶颇为头痛的揉揉额角,就不该带他出来的。“切,他家糍粑不够甜”薛洋对此满不在乎,“况且,不是还有你收拾么。谁让我只能尝出甜味呢。”金光瑶闻言侧身睨着他:“你这是含讽我?我能让你有味觉本就已是不易,只是你这颗心还缺了点我也寻不到的东西,大多地方你还是与常人无异的。”薛洋坏笑着调侃:“是什么东西让小矮子也寻不到的,可真稀奇。”说着就捏了捏金光瑶的脸:“瞧瞧这手感,跟真的一样。你的心完整了,怎么我就没有完整?”金光瑶眸色沉了沉,拍开他作乱的手:“成美你且住手。带你入世就是带你去寻缺了的部分。”薛洋松手,转身大跨步走去:“缺了就缺了吧,不过一颗心而已,不要也罢,小爷还逍遥自在着呢。”

盘铃声清脆 帷幕间灯火幽微 

薛洋还在嚼着一串抢来的糖葫芦就被人堵在了巷口。咽下最后一颗糖葫芦,他才慢悠悠抬头看人,笑道:“哟,莫不是个假道长要拦我劫财,还想动手灭口?”语罢瞥了眼道人手中的剑。白衣道人抿了抿唇,手按住一直躁动不安欲挣脱出剑鞘的霜华,歉意的笑笑:“这位小兄弟真是抱歉,是霜华指引我而来,本以为是邪祟……却想到是霜华指错了,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见他如此,薛洋倒是生了想要逗一逗他的心思,一脸受伤的凑过去,软声道:“哎呀道长你这剑可真要吓死我了,我好好的走着就被这剑拍到这里来”还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拍了拍胸口,拉着道人的袖子,继续道“我被吓到了是小事,可是我还是随着一个朋友来的,他刚才去给我买圆子了,若是回来见不着我指不定要急成什么样…… ”那一脸的担忧和无措,晓星尘也自知是霜华不对,突然就把自己引来这里咋一下以为薛洋是什么邪祟就把他拍进巷子,才发现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少年郎。只是霜华为什么要带他来这里……“那我陪你去找你的那位朋友吧,我也该对他道声歉。”晓星尘安抚下霜华将剑背到身后。
薛洋正求之不得呢,立马绽开了笑,一对小虎牙看着很是俏皮:“那路上可就要麻烦道长了。 ”蹦蹦跳跳的离开巷子,挂在薛洋腰间的银铃清脆作响。晓星尘还想着有什么可麻烦的,但是接下来他就知道为什么了。
“唉你怎么吃东西不给钱啊!”晓星尘叫住拔了串糖葫芦就大步走开的薛洋,一边自己掏出钱袋付了钱,才匆匆追上去道“你这样可不行啊……”“我没带钱,本来刚才被道长劫之前,都是瑶瑶给我付钱的。”薛洋理直气壮,他可没有胡说,他吃东西是从不付钱的,金光瑶乐意付就付,不过这个爱管闲事的傻道长问起来就拿这个搪塞了。
晓星尘给薛洋收拾了一路烂摊子才意识到,这少年郎哪里是急着去寻人,分明就是要报复自己劫他呢,晓星尘虽然知道了这一点但是也没办法,毕竟自己理亏在先。
薛洋突然停下了,晓星尘走在后面跟了上来,薛洋正定定的看着前面。晓星尘好奇望去,这块地儿正在演着一出木偶戏,具体的故事情节晓星尘觉得有些熟悉却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看到过这个故事。
“切,也没什么好看的,走了走了道长。”薛洋只看了一会儿就拉着晓星尘的袖子走开喊着没劲。“这出故事也不是一点趣味也没有。”晓星尘若有所思,还在想着自己什么时候看过来着。薛洋走在身边,嗤笑一声道:“我听瑶瑶讲过这个故事,最后的结局才有意思呢。”晓星尘侧头看去,薛洋又闭了嘴不说了。
薛洋突然看到了前面那抹明黄的身影,冲着挥了挥手:“瑶瑶小矮子!这里这里!”
金光瑶被这小祖宗磨得受不了去买了糖圆子,结果一回来人就不见了。金光瑶心道坏了要是薛洋又闯什么祸而自己不在身边可收拾不了啊。正在人群中寻找,忽然就听薛洋高声呼喊他小矮子,金光瑶的脸黑了黑,人都朝他这看过了,他不要面子的么!
看到薛洋身边跟着的道人,金光瑶立刻变了脸色,急急将薛洋拉过来护在身后,对晓星尘道:“多谢道长将成美送回,若有机会择日定会答谢。”
薛洋突然被金光瑶拉到身后,还是很莫名其妙的,他嘴里还叼着个糖包这么一拽就掉地上滚了个圈。“瑶瑶你干嘛……”薛洋蹲下身要去捡,想着拍干净还能吃却被金光瑶又提溜了回来:“别给我丢人。”晓星尘将手里的纸包递了过去,温声道:“我这儿还有呢,不要捡地上的吃,不干净,会腹痛的。”薛洋翻了个白眼,心说我又不是普通人。正要伸手去接,被金光瑶先一步接过挡开:“多谢道长好意,成美我带走了。”
虽然云里雾里的,薛洋被金光瑶拉走的时候还回头对晓星尘说:“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呀。咱们走着瞧……”晓星尘噗嗤笑了,还惦记着自己用霜华拍他的仇呢,不禁喃喃自语:“当真是……”

你褴褛我彩绘 并肩行过山与水

“哟,瞧瞧是哪来的小老鼠?”一声戏谑,一双厚底金丝软靴停留在他面前,顺着靴子向上望去,眼前人年轻俊俏的脸上掩不住眉眼间的桀骜,对他笑着露出一对虎牙尤为俏皮,明黄衣袍上他所不知的花银丝为边大朵绽着。已经很久没有人对他露出这么好看的笑容了,他一时竟看得移不开眼。“还不跑吗?要是换了别人误入这儿可早跑远了,你这小老鼠是吓傻了?”眼前人蹲下,拍了拍他的脸又叫了几声才将他唤回神。“我,我……”他窘迫,不过误入了一间别院见到好看的人就没移开眼,现在反应过来马上从误入的地方跑了出去。
隐隐听到路边有人在议论纷纷“天啊”“看!这个小叫花居然从那出来”“哎呦还能活着出来啊”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那些人在说那个好看的人坏话。

“嗯?小老鼠又来啦。”这次那个好看的人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闭着眼没有看他却是朝着他的方向说话的。他顿时尴尬了,只是想再来看看好看的人,却被抓包了。又想故技重施的跑开,好看的人站了起来朝他这边走来:“你没听到外面那些人的话吗?怎么还敢来?”他低着头站在原地,手扯着衣角不说话。好看的人在他面前蹲下,伸手摸上他的脸:“说话啊,别怕。”好看的人手很凉却不冰,神使鬼差般的他抬头对上那双淡黄色的明眸:“你好看。”“……哈哈,你这小老鼠真有趣”像被逗乐了,好看的人愣了愣突然笑出了声,“那你以后都来陪我说说话怎么样?我一个人在这儿可是很孤单的。”

他很喜欢这个好看的人,不仅好看还会给他点心和糖果,教他识字。好看的人叫成美,只是成美对这个名字似乎很嗤之以鼻。
“小星星,以后你从这里走吧,就不会被他们看到了。”成美带他到院子后边的门前,告诉他以后从这里走。他问过成美为什么要叫他小星星,成美笑嘻嘻的说因为你是我的星星的。他已识了些字自然也知道星星就是天上那些明亮的东西,他便一直以为自己是成美很重要的存在。

你憔悴  我替你明媚

“小矮子什么时候在这儿藏了我一副画了?”薛洋啧啧感叹的看着从金光瑶的房间里翻到的画像。这画里的人乍一看好像是他,但是画中人眉眼间皆是阴郁,且身上的金星雪浪袍看起来不太一样。
“你在干什么。”金光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薛洋把画一卷塞进袖子里转身笑嘻嘻的说:“这不是来看看你藏了什么娇嘛,真小气明明什么都没有。”金光瑶狐疑的打量了他一眼又看看他身后没看到什么才说:“我的房间你别乱翻。你前些日子不是还嚷嚷着要去逛花灯节么,我一会儿就带你去。”然后将他推出房间。
“切……”不就是一副他的画吗,小矮子藏着掖着干什么。薛洋就这么藏着画大摇大摆走上街去了。况且他也不是真的想逛,只是在这里待下去可要发霉了。

是你吻开笔墨 染我眼角珠泪

他紧张的手心都冒汗了,成美看着他手抖的不像话,轻笑一声走过来握住他的手:“你抖什么,是你说要给我画幅画的,怎么现在怕了?”他被突然握住手怔了怔,深吸口气,笑道:“好。”成美坐回原位,就这么看着他。
笔墨晕开成花,一笔一画勾勒出身形,只是那双时时带着阴郁憔悴的双眼却是怎么也画不出的。
“唉这双招子画不出就画不出吧……”成美安抚他,“画的很好。你还是个孩子能画出这样已经很不容易。”成美拍了拍他的脑袋,拿起画卷端详,赞道:“你看,其他都画的很好啊。”
他仍是锁眉不展,一下夺过画卷收入袖中:“不成,不够。你送我的霜华如此贵重,我却连画出你都做不到。”成美惋惜道:“这样就够了呀。唉,你个倔强孩子。”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今天是花灯节。”成美看着窗外,背对着他看不清表情,呢喃着。他将注意力从手中摆弄的傀儡上转移开,抬头看看窗外的通明:“花灯节……我想带你出去。”成美转过身,笑着过来坐下:“我可出不去啊。当初被关这我就知道出不去了。”他放下傀儡,拉住成美的手说:“我带你出去。”成美愣了愣,垂眸抽出手戳了戳被他搁在台上的傀儡,低声:“我啊,就像这个傀儡一样,即便有那么一点自由的时间也会被马上剥夺。况且……”后面的声音听不清了,他侧头想去听听后面说了什么,被成美推开脸:“罢了罢了,就一会儿,不待太久的。”


你错我不肯对 你懵懂我蒙昧

薛洋挑眉瞅瞅再次横在自己身前的霜华,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窘迫的晓星尘:“道长,这可怎么算?”晓星尘现在尴尬的不行,霜华怎么又捣乱了。薛洋推开霜华剑身,晓星尘一下抓住薛洋的手:“你会受伤的……”语毕晓星尘却震惊了,薛洋的掌心虽然有一条缝,是霜华剑身所致,但这缝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浅薄然后愈合,不见一滴血。晓星尘松开薛洋的手后退几步:“你…你……”薛洋不屑的切了声:“就这玩意还能伤了我?道长你莫不是被吓着了哈哈哈是不是以为我是什么怪物了,也要远离我了?”晓星尘慌乱的摇头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霜华又开始似挣扎般剧烈嗡鸣起来。薛洋笑够了停下,语气依然甜腻然眸中冷意令他如坠冰窖:“怕了可就别再让我遇到。”转身隐入人海,再难寻踪迹。

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

“成美,我……”这一次,他不知如何开口了,他身旁的姑娘羞涩的躲在晓星尘身后。成美只这一幕就明白了,他无所谓的挥挥手:“你走吧。你也长大了,这位姑娘便是你心仪的女子啊。只是可惜了,我看不到你们成婚。”姑娘怯怯道:“奴家知道星辰与成美公子亲如父子,成婚后星辰和奴家会来看看成美公子的。”成美躺下椅上,点了点头,不再说些什么。良久,他才招呼晓星辰过来,将一个木盒递给他:“我没什么好送的,只有这个,若不嫌弃就收下吧。”他们走的太快,没有听到成美似叹息般消音的那句:“没有以后了,时间已经不够了……”
成美一直攥着的右手慢慢松开来,被揉皱的衣料昭告着主人的心思。成美单手复眼,自嘲的笑笑,他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就忘了,晓星辰也是会成家的,不可能一直陪着他,可是好不甘又怎么回事……
晓星辰独自一人在房中,才打开了成美给他的盒子。是一串花纹繁复的银铃。他不明白成美的意思,只感觉心口压抑的难受。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星…夫君,你明明心有那位成美公子,为何还要与奴家成亲?”女子坐在床边,透过屏风朦朦胧胧的看外面的人。晓星辰沉默半晌,才道:“他定是不屑的吧。还不如早些断了念想……”

“成美这次不是也护得很好?怎么想到叫我来了。”成美还是躺在椅子上,对于金光瑶的问题没有回答的打算。金光瑶也没指望他能回答,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晓星辰是最后一个遗孤了,皇帝老头最近可不安分啊,非要揪他出来。这些年你护得好,老头找不到到现在可是病危在床上了,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办法。我需要个法子去接近老头,然后才能得到我想要的。”金光瑶说这话漫不经心的,目光却一直往成美那瞟。成美睁眼,冷冷警告:“你别打他的注意。”金光瑶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更甚:“哟,还护出感情了呀。行,不打他主意也成,只要你配合。”成美羽睫颤了颤,嘴角扯出一丝牵强的笑:“除了这样,难不成还有别的办法?我自然配合。”金光瑶同情的转过身去:“真有自觉啊。”

“我是金光瑶,是成美的……朋友。今日前来只为告诉你一件事。”

灯火葳蕤 揉皱你眼眉

木偶戏演着,说的是,前朝皇室遗孤流落街头,偶然闯进已隐退傀儡翁所造傀儡的笼中,那傀儡悉心照顾遗孤多年。随着日子过去,遗孤对傀儡有了念想,怕傀儡知道会因此厌恶他,便接受了一个姑娘,告诉姑娘自己的心思,姑娘陪着他去见傀儡,回来后几月就成了婚,而在婚后一月不到就传来前朝余孽已尽数拔除的消息,遗孤也在同时从那个所谓傀儡故友的皇贵那知道,傀儡的身份以及他当初遇到傀儡不是意外,皇贵本想在遗孤长大后送去给皇帝稳定以此得到他想要的,但是傀儡对遗孤有了感情自愿化为遗孤的模样,取了遗孤的东西代替遗孤被送去宫中,病榻上的皇帝见着信物大喜,处决了傀儡后便撒手人寰了,而人偶是被处以火刑,烧的只剩下一颗半残的心了。
皇贵找到遗孤,将半残的心交给遗孤,说遗孤有傀儡翁的天赋。皇贵说只有遗孤能让那个傀儡回来,若是遗孤愿意的话。
遗孤的那副画还是没有送出去,而遗孤也终于能画出那双总是带着阴郁的眼睛。

那双眼睛虽常含阴郁之色里面却有一片星辰,还有他的存在。“成美,我到底是可有可无的还是重要的?”摸了摸描摹出的眼睛,他呢喃着。不会再有人温柔的牵过他的手温声回答,也不会有人等他。

烟波里成灰

“成美我带走了。晓星辰,你早该死了,能撑到现在也是不易”金光瑶将傀儡收入乾坤囊,在傀儡翁面上一点“成美醒后,你转世,若是你们有缘便能遇着。”傀儡翁迟暮的身体倒下,金光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院子。

也去得完美

“不是怕了我么,怎么还敢来”薛洋一口咬下一课糖葫芦然后一丢“不够甜。”晓星尘手心冒汗,将手中的袋子递了过去,道:“没什么怕的。这是我做的糖,应该够甜,你尝尝?”薛洋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这道士怕别是个傻的,他们加起来也没见过几次,这道士居然专门给他做糖。不过,有吃的当然不吃白不吃。“嗯……还成吧。”薛洋丢了颗晓星尘做的糖进嘴里,軥甜的味道在嘴里弥散开,别说,这糖还挺对薛洋胃口的。
“那你……还生气吗?”晓星尘拿着糖,小心翼翼的看薛洋。薛洋舔了舔嘴角,又拿了颗糖:“我还生气呢。走走走,花灯节还没结束,带我吃甜的去。”晓星尘说好,跟上薛洋,与他并肩而行。
金光瑶在不远处的角落看着,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系铃人已出现,看来接下来的路无需他多费心了。


fin